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文章详情
 
文章搜索
 
 
父母之爱不能简化为单纯的感情
作者:佚名    发布于:2012-04-03 12:18:35    文字:【】【】【
摘要:法国《心理月刊》(Psychologies)杂志就《光有爱还不够》一书的问题对作者阿尔莫进行的访谈。
法国《心理月刊》(Psychologies)杂志就《光有爱还不够》一书的问题对作者阿尔莫进行的访谈。

父母之爱不能简化为单纯的感情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精神分析学家,克洛德·阿尔莫指出:今天,父母对孩子的爱虽被不断提及,但却掩盖了真正的教育问题。在其最新著作《光有爱还不够》中,阿尔莫为我们提供了转变“爱”的方式,带给孩子真正幸福,更是带给父母幸福的“钥匙”。以下为访谈记录。

——伊莲娜·马修

您的著作取名为《光有爱还不够》,但为什么如今的父母在抚养孩子方面认为有爱就足够了呢?

克洛德·阿尔莫:其实他们受到了整个社会的影响:人们逐渐将父母与孩子的关系简化到只有“爱”的联系了。我们经常听到父母说这样的话:“这样对孩子好,因为他感受到被爱的幸福”。实际上,所有父母内心都有这样一种不言自喻的确信。因为父母对孩子怀有很深的感情,并把它全部表达出来,他们认为这对孩子的成长就足够了。但是,当人们谈到“爱”这个字的时候,他们并没有深思对孩子的爱是否与其他的“爱”是一样的。人们总是将一般意义上的“爱”来作为参考,这种爱其实就是感情。

难道说父母对孩子的爱是一种特殊的“爱”吗?

克洛德·阿尔莫:对,这是一种完全特殊的“爱”。因为爱一个孩子,就是爱一个我们将永远无法完全占有的人。首先,社会中有乱伦禁忌,父母不能占有孩子的身体,但更不能占有孩子的精神,因为孩子的精神自有属于他(她)的发展方向。其次,这也是很重要的一点,父母爱孩子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让他(她)离开我们去实现自我。这与成人之间的爱有着本质区别。我们从来不会愿意让丈夫、妻子、情人离我们而去;但是,我们爱自己的孩子,愿意为他(她)付出所有,就是为了让他(她)能够离开我们。其实,这并不是父母的天性,因此需要我们去做出更大努力。

当然,爱是最基础的东西:如果孩子没有享受来自父亲和母亲的爱,他(她)将终其一生去寻找能够弥补这种缺失的东西。但仅有这种最基本的爱是不够的,父母之爱还应当包含教育孩子的责任和义务。

您认为如今父母的这种教育责任在逐渐削减吗?

克洛德·阿尔莫:是的。因为如今的人们只是用感情来涵盖父母之爱,他们忘记了孩子的自我构建。而孩子构建自我的过程中最关键的因素就是来自父母的教育。这种教育使孩子最终成为一个“文明人”,即一个不单单受本能和意愿驱使的个体。这就需要父母之爱有所限制。但这常常使父母感到为难,因为他们担心孩子受到委屈。然而,这种委屈对孩子的健康成长是必不可少的,具有建设性意义。

您认为父母是否对孩子的爱付出过多,因为他们总是感觉有所欠缺?

克洛德·阿尔莫:其实那些对自己童年时代有所反思的父母经常会认为,他们接受的教育对自身成长起到了矫正作用,他们的父母也会对他们的某些行为有所限制。因此,他们会判定这就是教育,从而良莠不分地按照自己的经历去“教育”孩子。

现在社会上还有一些哗众取宠的心理学家,他们告诉父母:“你们做的非常好了,别有负罪感”。还有一些人告诫父母:“这样做比那样做更好。”这反而更加重了父母心中的“负罪感”。这些人其实都是在愚弄父母。而我认为父母完全有能力去做自我判断,无需感觉不知所措﹑丧失信心。这其实完全看我们怎么去做。

那么,我们应如何做呢?

克洛德·阿尔莫:为他们提供基准点。我尝试在自己的书中为父母指出了一些基准点。如果父母知道在教育孩子过程中存在一种心理逻辑,如同身体的逻辑一样,如果父母知道在什么条件下能够让孩子站起来,什么条件下能够限制其站立,那么他们自然会受益匪浅。为了阐述得更加清晰,更容易理解,我在本书中主要以身体逻辑作为参照。人们从来不会细论一个营养学家给出的规范或限制,因为他只是告诉人们应该吃蔬菜和水果。但对于心理学家来说,是存在一些基准的,这些基准可以像营养学标准那样清晰地表达出来。

例如,孩子并不是世界的中心。他(她)需要知道:父母是有自己的生活的,他(她)不能永远处于这种生活中。他(她)必须要在某个时间点上床躺下,不能在夜里反复折腾不睡觉。即使他(她)借口说做噩梦了,他(她)也不能整夜跑到父母房间。父母之间的性爱要避开孩子,不能全裸在房间走动,更不能在孩子面前谈论性爱问题,等等。这些规则其实很简单。而复杂的是,这些规则往往使父母回想起自己的童年,回想起他们自己的父母曾经的举动,回想起他们深藏心底的往事。因此,这些规则往往给他们带来痛苦。而正是假这种痛苦之名,那些心理学家说:“不能再让他们受伤,使他们产生负罪感”。恰恰相反,我倒认为应该告诉父母什么是不对的,如果我们对父母说“我们会试着理解为什么你们没有做到”,这样反而会使他们产生转变。

您的书可以作为那些迷茫的父母的向导吗?

克洛德·阿尔莫:这本书确实朝这个方向努力。根据我的实践,尤其是在郊区的一些经历,我看到许多孩子从幼儿园开始就朝着悲剧性方向发展,而这些本来是可以避免的。那些身处社会底层的父母遇到的问题同所有父母一样。但他们还面对更多的困境:贫苦的生活、失业和社会排斥更加把已有的问题放大。

某些父母感到非常迷茫,以至于他们无法把我们社会的价值观和他们自身的文化价值传递给下一代。他们的孩子不仅缺乏教育资源,而且无法得到来自各种社会机构的足够帮助,尤其是学校。因此,我所说的某些重要基准点根本无法落实。然而,这些孩子如果得到足够的帮助,他们可能会在成长之路上取得巨大的成功。

如果制定惩罚那些不教育子女的父母的政策,会是一个解决办法吗?

克洛德·阿尔莫:我认为这偏离了父母应尽的“教育责任和义务”。青少年犯罪率的上升已经对儿童的教育发出警示,如今又促使相关政策措施出台,但这些政策很可能只起到一种惩戒和镇压作用。它们将那些贫苦父母、移民父母与那些“坏父母”画上了等号,这使社会加重对他们的排斥。暴力并不是教育孩子的方法,更不是教育父母的方法。

您认为有解决方法吗?

克洛德·阿尔莫:其实如果采取必要的方法,那些已有的东西本身就会发挥很好的作用,例如增加校园精神和心理辅导师的数量。特别需要提到的是,这些专家必须能够使那些偏离教育轨道的父母正确面对自己应尽的责任。

作为精神分析学家,您在工作中是否遇到过因为父母教育失误导致的问题,也就是因为溺爱……?

克洛德·阿尔莫:我不想用溺爱这个词。我认为问题的原因在于用感情来涵盖父母之爱。两者之间是不同的。这里值得一提的是,我的书名当中,“爱”这个词本来应该加上引号的。真正的父母之爱应该包括教育和非占有。这才是孩子成长的真正基础。我反对的只是把父母之爱简化为单纯的感情。没有教育意蕴的爱不是真正的父母之爱,教育不是放弃爱,恰恰相反,父母的教育就是对孩子的爱。因为父母对孩子的教育工作就是为了让他(她)将来成为一个有能力生存的人。

您能对这种教育下一个简单定义吗?

克洛德·阿尔莫:教育孩子,就是帮助他(她)发现真实的自我,帮助他(她)把自己的这种独特性和身份意识融入到群体之中。教育孩子,就是让他(她)能够发展自己的个性和意愿,同时帮助他(她)理解这些意愿的实现是有限制的,有一些是被禁止的。但是这种教育不能仅仅靠简单的说教实现。如果父母不去征求孩子的意见,不尊重孩子,那么他(她)就无法理解为什么要去尊重他人。只有孩子认识到对他(她)的限制是正确的,而且对他(她)提出限制的成年人本身服从和遵守这种限制,他(她)才可能相信和遵守这种限制。

您是否能将那些经常遭受批评的孩子和那些备受溺爱的孩子之间的联系说一下?

克洛德·阿尔莫:我想所有人都会反对父母体罚孩子的做法。但是当某些父母放任孩子恣意妄为的时候,没有人会觉得父母虐待孩子。因为人们觉得父母虽然在孩子面前软弱,但是他们是爱孩子的。然而,那些不受限制的孩子总是处于焦虑之中,从不会感觉到幸福。

如果放任孩子为所欲为,必然会使孩子因为冲动导致严重后果。因为孩子具有无限想象力,他们会认为:如果我想杀人,就可以杀人。如果没有人能约束他(她),没有人对他(她)说“你不是主宰,你不是最强的”,那他(她)可能会因焦虑、担心发疯。他(她)不知道如何发泄了。其实,当父母重新找准自己角色时,孩子的许多噩梦和担心就此消失了。因为如果孩子看到父母不能让他(她)服从他们时,他(她)自然不会认为父母有能力去保护他(她)。

 
 
当前位置
版权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12-2021 李东方成长的快乐 成都网站建设观道沟通  蜀ICP备12008319号
QQ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李老师